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筆下有乾坤 心中有人民 ——江蘇省主題創作優秀作家作品研討會在南京召開
來源:官方物流 | 劉雅  2021年10月03日12:23

研討會現場

9月29日,江蘇省主題創作優秀作家作品研討會在南京舉行。會議對近年來江蘇主題創作情況進行回顧,重點圍繞章劍華、周桐淦、張新科、傅寧軍四位省內從事主題創作的優秀作家及其作品進行研討。江蘇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徐寧,江蘇省作協主席畢飛宇,黨組書記、書記處第一書記、常務副主席汪興國,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副主席丁捷,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黃德志,鳳凰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總編輯徐海,及20位專家學者參會。中國作協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吳義勤以視頻連線的方式參與本場研討。

吳義勤指出,當下舉行主題創作專題研討,總結主題創作的成就、經驗,能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非常必要也十分及時,對江蘇的主題創作乃至全國的主題創作都有特殊的意義。他説,主題創作是黨和人民以及時代對文學、對當代作家發出的號召,也是文學與時代同行的重要方式,是當今現實題材創作的重要領域,是當代文學格局中最引人矚目的部分之一。主題創作並非易事,要求作家要有更高的站位、更寬闊的視野,要胸懷國之大事,同時還要有更敏鋭的觸覺、更快捷的反應、更超前的判斷、更準確的表達。主題創作不僅是具有時代意義和現實意義的創作,更是具有文學高度、藝術高度、思想高度的創作,要在文學的意義上認識它、討論它,才能保證其健康發展。

徐寧在講話中對江蘇主題創作成果給予充分肯定,並提出三點建議:一是要正確把握主題創作的多樣性,突破題材類型、敍事模式和表達方式的侷限;二是要主動增強主題創作的自覺性,秉承“胸中有大義、心裏有人民、肩頭有責任,筆下有乾坤”的擔當意識;三是要努力提升主題創作的組織力,做好方向引導、作品轉化、作家服務。希望全省廣大文學工作者,用具有大胸懷、大格調、大氣度的文學作品,書寫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徵程的華麗篇章。

研討會由丁捷主持。與會專家圍繞四位作家的作品進行分析闡釋,並在此基礎上為江蘇主題創作問診把脈,探討主題創作“往何處去”。

主題創作之魂:心懷“國之大者”

汪興國介紹,自2014年起,江蘇省作協就設立了重大題材文學創作工程重點作品扶持項目。近三年來,由江蘇省作協扶持或主持的主題創作就包括:“脱貧攻堅”主題作品6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主題作品12部、“抗疫故事”主題作品4部、“大運河文化”主題作品3部、“建黨100週年”主題作品12部。入選中國作協重點扶持項目的江蘇作品有9部,入選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重點扶持項目的達10部。多部作品獲全國及江蘇省“五個一”工程獎,形成了一股主題創作的熱潮。他表示,召開這次研討會的目的,就是要進一步提高主題文學創作的組織化程度和作品質量,引導和激勵更多的作家投身主題創作。

釐清主題創作的定位和概念成為本場研討的焦點之一。對此,江蘇省作協副主席、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汪政明確提出了“國家敍事”的觀點。在他看來,主題創作應被定位為一種國家敍事,它和其他文學創作的區別就在於此,“如果要將國家作為主體,主題創作就應該心懷‘國之大者’,寫出國家精神、國家意志,表達出國家情感。每一個從事主題創作的作家都應該有這樣的站位和雄心。”

南京師範大學教授王暉在會上就江蘇報告文學領域的主題創作情況進行了分析,他認為,江蘇報告文學在主題創作方面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呈現出現實關注、地域書寫、人文關懷的鮮明特點。但同時,要避免寫作的“史料化、商業化、粗糙化”,區分虛構和非虛構概念,守正文體意識。

常熟理工學院教授、中國報告文學學會副會長丁曉原回溯至“主題創作”的提出歷史,進行了進一步辨析。“主題創作這個概念源於主題出版,它最早見於2003年原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有關工作部署,此後和主題出版相關的主題創作便成為文學藝術界的重要範疇。它是指以特定主題為出版對象、出版內容、出版重點的出版活動,這裏的主題就是指黨和國家的重大戰略、重大決策、重大活動、重要節慶。”但他也提出,主題是重大的,但是表現的內容和題材還是多樣的。

在此基礎上,丁曉原又強調了主題創作的“時代性”,“不同時代有不同時代的主題,我們所説的主題創作是關係當下的主題”。徐海也指出,主題創作是文學反映時代、迴應時代、引領時代的重要方式之一,文學史上的重大作品無不是對所處時代最重大的問題、最深刻的命題給予了最獨特的揭示,“從這個角度來説,主題創作既是當代作家義不容辭的責任,同時也大有可為。”

主題創作之難:主題的藝術化呈現

好的主題創作首先必須迴歸文學屬性,堅持作品的藝術標準和藝術追求。四位作家用各自創作實踐提供了主題創作藝術探索的四份樣本。山東大學教授周根紅分析周桐淦的《智造常州》時,用“新鮮”來描述自己讀完此書的感受。他説,這部作品典故恰到好處,比喻形象生動,小故事隨時穿插,使原本比較冷靜的選題有了閒適感。

江蘇省社科院研究員李良稱讚張新科筆下主題創作和美學拓展並進。首先表現在諜戰敍事,張新科以其特別的工科思維基礎嚴密地結構故事,兼具焦點透視與散點透視的雙重功能,令情節呈現出“超廣角”的宏大視覺特徵。作品中潛在的圖像化敍事尤其值得一提,情節與人物的影像化追求與努力在保證影響動感之連貫性的同時,也賦予了人物黑白雕像般的美學印刻感。

人物塑造是體現作品文學性的重點所在。《小説評論》主編王春林就傅寧軍的《心中的旗幟》和《永不言棄——消防英雄成長記》談了人物塑造問題。這兩部作品中,前者是全景敍事、羣像敍事,後者是個案剖析、成長敍事。南京信息工程大學副教授張勇認為,傅寧軍在《永不言棄》中對消防英雄形象進行了多層面塑造,對英雄的成長經歷、家庭生活和相關消防知識進行了完整展現,文筆平實細膩,英雄形象塑造得真切動人。

山東理工大學教授張豔梅分析張新科小説中的人物形象時指出,《鏖戰》寫了士兵將領、情報人員、普通民眾等諸多人物。“他塑造歷史與歷史中的人物用的是浮雕化的寫法,在時間塵埃裏凸顯出一個個清晰具體的人。小説兼具歷史和人性的厚重感與豐富性。”

主題創作之惑:“大”“小”之辨

破解“判斷、認識之難”,寫出精神,寫出深度,更是主題創作的立意昇華所繫。汪政由“國家敍事”的定位延伸開,強調主題創作應具備崇高之美。如何達到崇高之美?在他看來,就是大主題、大情感、大文章,這裏的大,不在於選題大小、名氣大小、篇幅長短,“寫出內在之大,最後必定是大文章。”

“大”幾乎成為主題創作的內在要求。然而,正如評論家高偉所説,“許多作家在宏大敍事的寫作中,一開始就會自覺不自覺地被大詞套住,戴上了無形的枷鎖。”

這意味着對“大”的理解應由大人物、大事件、大題材轉變為視野之寬、胸懷之大、立意之深。中國報告文學學會常務副會長李炳銀指出,章劍華的《大江之上:長江大橋建設三部曲》以長江大橋的建設為切入口,寫出了國家建設中的曲折坎坷,表現了社會科技的進步和歷史進程的腳步,可謂氣勢磅礴、一波三折。《世紀江村:小康之路三部曲》看上去是一個小村子的事情,但也與改革開放和鄉村建設的歷史有着複雜而緊密的關係。

評論家張陵則認為,作家應堅持民生導向和問題意識,“中國宣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這個歷史精神在《世紀江村:小康之路三部曲》中得到了梳理,讓我們感覺到報告文學新的思想走向。”他提出,《世紀江村》體現章劍華鮮明的問題意識,他不僅找到了小康社會的歷史精神,塑造了當代中國先進知識分子的人物羣像,而且深刻揭示了小康社會的“民生內核”。“民生”也成為了這部作品的精神之核。

寫出“內在之大”,需要作家有胸懷、有擔當。在高偉看來,周桐淦之所以沒有被大詞所束縛,就是因為他堅持“我手寫我心”,這樣的初心使得他的寫作非常松馳,從容不迫。

歷史題材的主題創作同樣如此。《人民日報》文藝部副主任劉瓊指出,創作歷史題材的重大主題作品,要注意轉向更廣闊的歷史思維,這關乎“大文學”“小文學”之別。在他看來,張新科就有他科學的整體的歷史觀,《鎩羽》《渡江》《鏖戰》等作品寫了發生在江淮大地上的重大斗爭事件和當時的宏闊背景,作者將之融匯在紛繁的人物形象之中,寫出了一羣具有“民族魂”的英雄形象,這就是心懷“國之大者”。

畢飛宇作會議總結,他充分認可了本次會議在主題創作上的理論探索新成果。他表示,專家們對江蘇的主題創作特別是四位作家的作品從宏觀與微觀、整體與局部、技術與價值等不同層面進行了深入研討,“因為你們的存在,因為你們豐碩的勞動成果,拓展了江蘇文學的概念,提升了江蘇文學整體的品質”。他表示,希望在未來有更多年輕的作家,來充實江蘇文學、中國文學。

四位作家表示,作品是立身之本,將繼續以充沛的激情、生動的筆觸精心創作,奏響時代之聲、愛國之聲和人民之聲。 

與會人員合影